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更新,更沒有上來看自己的部落格,

先說說這段時間在做什麼,首先我意外跟了一個遊戲案子,幫開發中的遊戲畫角色圖,

我不認為自己有足夠的實力能做好這件事,但還是接了,

畢竟這是個很棒的機會和磨練,也是我未來想做的事,

結果有的圖畫的很順,我覺得不管畫的好不好,至少這就是我目前的全力,

當然也有些畫的不好,盡力去畫了,但總歸一句就是沒有實力,再怎麼做就是那個樣子而已,

之後又順勢接了第二個遊戲案子,現在正進行中,並安排了下一個銜接在後頭,這樣上半年就排完了。

 

同樣是創作,我對泥偶的安排完全是另一回事:只在我有靈感的時候做,一有遲疑就停。

最近的泥偶相片我都沒有放,幾乎都是一完成就被收走了,因此我很懶惰的沒有更新上來,

還有人在等我做,但我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打定決心不要像畫畫一樣死活都要生出來,

倒不是說這樣有什麼不好,我是那種傾向於大量練習才能逼出極限的人,

就只是我已經在繪畫這塊上這麼做了,不想其他創作也這樣逼自己,正所謂惰性始終來自於人性。

 

很久之前我就體認了一件事,創作這件事的門檻很低,你不需要考試,不需要證照,

只要想做,任何人都能做,

當然不是任何人都做的好,我自己就做的不好,

九成的圖我畫出來只會讓自己沮喪,喊著"我想要的是遠比這個更好的東西",

支持我繼續做下去的,就只是單純的想畫而已,

因為畫畫/創作本身是如此的快樂自由之事,這樣就夠了。

 

但是這樣真的就夠了嗎?

為什麼總覺得自己少了太多東西?

一個來自長輩的有趣問題成為這一連串想法的開端,

他問我"你的性向正常嗎?"

點醒我的不是性向問題,而是有多長的時間以來,沒有家人以外的人問過我的事?

當我說出我不喜歡某某東西的時候,沒人會問我為什麼不喜歡,提出用來了解我的問題,

沒有人在乎,因為我一值默默做著自己的事,

我很少藉由提問來了解朋友的想法,因為你總是能看到噗浪推特或任何管道上他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自己的感覺,

看到那些片段,我想著:

"這傢伙還是老樣子啊"

"原來你們最近在瘋這個"

"看來你的工作越來越上軌道了呢",

可是我幾乎沒有發過話,我沒有更新我的blog或DA,我沒有去經營任何社交關係。

 

 

考試考一百分我會不會高興?會,一點點,幾秒鐘,好了沒了,

畫圖我會不會高興?會,我還沒想過要停,

根本上對事情在意與否的強度完全不同,這部分應該是天生的,

老師看到的是學生對自己的成績漠不關心,這是事實,

我只是試著考超過六十分,遵守規則,每堂課都確實呆在教室的學生,這是我對這堂課的尊重,

畢業後,或許人際和社交關係是新的遊戲規則,是我應該要表現尊重的地方,

只追尋著自己的原點並不足夠了。

 

很久沒有打字,通篇語無倫次,雜亂無章,臨表涕泣,不知所云(?)

畫圖更新blog是比較好的辦法,但一張張都是簽了合約不能公開的,

需要改變的太多了,還是改天吧。

泥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